<em id="ymjldl682"><legend id="urosri808"></legend></em><th id="drnyev992"></th><font id="cojsvn927"></font>
  • 当前您的位置为:首页 > 组工快线 > 学习园地 > 时代先锋

    “风险我扛 成果共享”
    吉林东辽安石镇朝阳村党支部书记韩丽的“致富经”

    信息来源:新华社 发布时间:2013-05-15

     

    从一个人均收入不足3000元的贫困村到人均收入近2万元的富裕村,吉林省东辽县安石镇朝阳村在村支部书记韩丽“风险我扛、成果共享”的理念下,精品种养业、涉外劳务输出、集体企业成为全村重要的“来钱道”,一幅致富奔小康的画卷在朝阳村慢慢展开。

    自家富不算富,只有村民都富了才是真正的富

    在朝阳村村道两旁整齐排列的路灯和温馨的白色民居,不禁让人联想起一幅恬静、淡雅水墨画。“现在是‘水墨画’,等天气暖和了就是‘水彩画’了。你看那几个五颜六色的‘大家伙’,就是俺们合作社今年才添置的新玩意儿!”村民王选威指着村部院里停放的几辆大型拖拉机兴奋地说。

    10年前,朝阳村是一个人均收入不到3000元的贫困村,村里没有一条像样的路,还欠了130余万元的外债。2004年的春天,38岁的党员韩丽参加了朝阳村村民委员会的换届选举。她曾当过镇办企业的销售员、厂长,后来同丈夫一起承包了百亩水田,还办起了乌鸡养殖场。

    “自家富不算富,只有村民都富了才是真正的富。”在竞选演讲环节,韩丽从发展全村精品种养业、积极利用民族村优势加大劳务输出和培育村办集体产业三个方面向村民代表描绘了朝阳村未来的发展“蓝图”。这个“外来的媳妇”因此得到了村民的认可,顺利当上了朝阳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

    “要想富,先修路。”可村子欠债,只能挨家挨户地去村民家做工作、搞点“小摊派”,一亩地交7元钱,一口人交9.36元。刚刚上任就上门要钱的新“村官”,让村民们忧虑不已。提着朝鲜族村民喜爱的烧酒、捧着自家养的乌鸡熬制的鲜汤,韩丽敲开一家家的门。就这样,村里终于有了第一条柏油路。

    只要勤劳,就不会再有贫穷

    为了从柏油路走向“致富路”,缺资金帮着贷、缺场地帮着建、缺饲料帮着购……在朝阳村,只要村民想致富,韩丽一班村干部都会跑在前面“打前站”。朝鲜族的村民想去韩国、日本务工,韩丽就自掏腰包垫付他们的出国费用,甚至拿自己的鸡舍做担保;村民们想搞养殖业又怕担风险,韩丽说:“放心干,有问题请专家,责任我来负。”

    韩丽上任没多久,朝阳村村民外出务工的通道打通了,村民通过特色种养业致富的道路也有了眉目。可是,怎么帮助那些既无外出务工人员,又没有特色种植、养殖业的家庭呢?韩丽开始创办村集体企业,提出了“把村子像工厂那样去经营”的构想。

    因为青壮年男性劳力很多都外出打工了,韩丽就把青壮年妇女和一部分中老年男人组织起来,率先成立了“妇字号”有机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合作社给予社员1100元/亩的土地流转费用,并且把那些不外出务工的社员召集起来,按基本工资加绩效提成的方式给予他们“第二份收入”。

    不管是“育鸭还田”还是种植“蟹稻米”,稻田综合立体种养的新方式韩丽都会去积极试验推广。2012年,韩丽知道了“盱眙龙虾节”的事情,她立即赶到盱眙找到稻田小龙虾种苗基地,并预定了种苗。几经实验,“虾稻米”每亩的净利润将近1万元。到秋天,第一届朝阳村“龙虾节”热热闹闹地办了起来。

    今后我们村子还会更热闹

    在韩丽的努力下,几家袜子厂落户朝阳村,村里持有袜厂10%的股份,除了吸纳村里200余名剩余劳动力,另外每年还有50万元的分红。2012年,朝阳村村民的年人均收入已达到19877元,村里的固定资产也突破1000万元,朝阳村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拿到了“富裕村”的名号。

    在记者准备离开朝阳村的时候,村民王选威和几名合作社的机械手开始给拖拉机安装、调试七铧犁。“这家伙可厉害了,1小时能深翻9亩地呢!”王选威向记者介绍说。

    村民们说今年夏天村里一定会更热闹,因为除了原有的农民运动会、夏季纳凉晚会和“龙虾节”,村里还将举办“插秧节”和“收割节”。“俺们就是图个乐呵,也希望你们能来,一起感受俺们致富的喜悦。”“跟着韩书记,俺们村民致富的路,如今真的是越走越宽了。”(新华社记者

    从一个人均收入不足3000元的贫困村到人均收入近2万元的富裕村,吉林省东辽县安石镇朝阳村在村支部书记韩丽“风险我扛、成果共享”的理念下,精品种养业、涉外劳务输出、集体企业成为全村重要的“来钱道”,一幅致富奔小康的画卷在朝阳村慢慢展开。

    自家富不算富,只有村民都富了才是真正的富

    在朝阳村村道两旁整齐排列的路灯和温馨的白色民居,不禁让人联想起一幅恬静、淡雅水墨画。“现在是‘水墨画’,等天气暖和了就是‘水彩画’了。你看那几个五颜六色的‘大家伙’,就是俺们合作社今年才添置的新玩意儿!”村民王选威指着村部院里停放的几辆大型拖拉机兴奋地说。

    10年前,朝阳村是一个人均收入不到3000元的贫困村,村里没有一条像样的路,还欠了130余万元的外债。2004年的春天,38岁的党员韩丽参加了朝阳村村民委员会的换届选举。她曾当过镇办企业的销售员、厂长,后来同丈夫一起承包了百亩水田,还办起了乌鸡养殖场。

    “自家富不算富,只有村民都富了才是真正的富。”在竞选演讲环节,韩丽从发展全村精品种养业、积极利用民族村优势加大劳务输出和培育村办集体产业三个方面向村民代表描绘了朝阳村未来的发展“蓝图”。这个“外来的媳妇”因此得到了村民的认可,顺利当上了朝阳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

    “要想富,先修路。”可村子欠债,只能挨家挨户地去村民家做工作、搞点“小摊派”,一亩地交7元钱,一口人交9.36元。刚刚上任就上门要钱的新“村官”,让村民们忧虑不已。提着朝鲜族村民喜爱的烧酒、捧着自家养的乌鸡熬制的鲜汤,韩丽敲开一家家的门。就这样,村里终于有了第一条柏油路。

    只要勤劳,就不会再有贫穷

    为了从柏油路走向“致富路”,缺资金帮着贷、缺场地帮着建、缺饲料帮着购……在朝阳村,只要村民想致富,韩丽一班村干部都会跑在前面“打前站”。朝鲜族的村民想去韩国、日本务工,韩丽就自掏腰包垫付他们的出国费用,甚至拿自己的鸡舍做担保;村民们想搞养殖业又怕担风险,韩丽说:“放心干,有问题请专家,责任我来负。”

    韩丽上任没多久,朝阳村村民外出务工的通道打通了,村民通过特色种养业致富的道路也有了眉目。可是,怎么帮助那些既无外出务工人员,又没有特色种植、养殖业的家庭呢?韩丽开始创办村集体企业,提出了“把村子像工厂那样去经营”的构想。

    因为青壮年男性劳力很多都外出打工了,韩丽就把青壮年妇女和一部分中老年男人组织起来,率先成立了“妇字号”有机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合作社给予社员1100元/亩的土地流转费用,并且把那些不外出务工的社员召集起来,按基本工资加绩效提成的方式给予他们“第二份收入”。

    不管是“育鸭还田”还是种植“蟹稻米”,稻田综合立体种养的新方式韩丽都会去积极试验推广。2012年,韩丽知道了“盱眙龙虾节”的事情,她立即赶到盱眙找到稻田小龙虾种苗基地,并预定了种苗。几经实验,“虾稻米”每亩的净利润将近1万元。到秋天,第一届朝阳村“龙虾节”热热闹闹地办了起来。

    今后我们村子还会更热闹

    在韩丽的努力下,几家袜子厂落户朝阳村,村里持有袜厂10%的股份,除了吸纳村里200余名剩余劳动力,另外每年还有50万元的分红。2012年,朝阳村村民的年人均收入已达到19877元,村里的固定资产

    共产党员微信 共产党员易信 返回顶部